山东家电博览会 :  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热水器电脑手机数码水家电
山东家电网上商城2013年中国家电博览会招展通知海尔海尔海尔
首页国际国内企业动态银隆欠款 格力系管理层被批不懂汽车行业
银隆欠款 格力系管理层被批不懂汽车行业
2018-01-19 10:36:53  来源:证券日报 龚梦泽  浏览:

  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。1月18日,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透露,迫于欠款一事的巨大舆论压力,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,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,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,所谓结款“也只是结全部拖欠款项10%-15%的钱,更多的钱还在压着。银隆那面有要求,不方便多说。”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发现,自2017年7月份以来,银隆的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。随着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易主,公司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也陆续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。然而,公司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并没有获得所有利益方的认可,其中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,指责他们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,根本“不懂汽车行业”。

  事实上,身兼格力电器董事长、总裁职位的董明珠,同时又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,加之格力电器此前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关联交易协议,使得三者不可避免纠缠在了一起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在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,但在电动客车行业中却行不通:电动客车上游锂电供应商寡头垄断,下游公交公司极端强势,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,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。

  银隆要求供应商封口

  承诺支付10%-15%货款

  近日,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透露,迫于欠款一事舆论压力过大,近日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,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。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多家供应商都表示,在2016年3月份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,银隆基本不存在货款拖欠;而2016年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,银隆开始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。

  尽管如此,在董明珠“制造业女皇”光环的感召下,供应商们对于银隆仍然是信任有加甚至加大供货力度。然而随着积压欠款的不断增加,银隆拖欠巨额款项事件最终爆发。

 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,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,已影响工厂正常生产。公司在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无果的情况下,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。

  据束磊介绍,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储能车合同纠纷。2016年11月份,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,购买11辆的储能柜及半挂车,合同金额为3007.43万元。

  “11辆储能车属于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充电设备,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临时充电,此前双方曾有过类似交易。”束磊称,在2016年珠海思齐将储能车交付珠海银隆后,珠海银隆又将储能车转售于北京公交。此后珠海银隆提出上述11辆储能车不符合业内专家提出的关于消防灭火、远程监控、绝缘隔热等技术要求,继而拒付合同款。

  在珠海思齐方面看来,如若加装银隆方要求的功能,经过行业评估每辆储能车至少要加价数十万元;最重要的是在买卖合同订立之初银隆方面并没有提出相应要求,所以珠海思齐方面自然不会加装。截至目前,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份完成交付后,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.13万元,剩余的1775.21万元至今未付。

  原董事长辞任高层大换血

  新管理层被批“不懂行业”

  据了解,自2017年7月份以来,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,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公司业务。

  据知情人士介绍,董明珠入股后开始逐步规范公司治理,管理模式也在向先进制造业的方向转变。然而,管理团队的大幅调整却似乎未获得所有利益相关方的认可,其中有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。

  据了解,珠海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,其中4位具有格力就职履历,分别负责采购、财务、品质、生产技术等业务。有供应商就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现在银隆就是在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,以空调的质量检验标准要求客车供应商。

  该供应商称,在珠海银隆与供应商签订的质量保证协议中,银隆方面要求供货的合格供方先预交10万元-5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,同时在检验和售后环节要求也近乎苛刻。“总之钱交到银隆手里,直到交货以后它都会有各种理由扣取质量保证金。干供应商这么多年,包括目前合作的其他客车企业在内都没有预先交付质量保证金的。”

  “说到底他们不懂电动客车行业”上述供应商表示,不同于空调行业,客车行业客户需求很多时候都不尽相同。银隆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,乱开罚单的做法,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克扣款项,同时也是不懂行业的表现。

 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也证实了这一点。他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,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--300万元。”

  严苛的质量要求加上大量的压款不放,让银隆在供应商中口碑渐失。“给车厂做配套时间长了,其实是会讲感情的,但银隆这么搞,大家的脸面已经撕破了。”上述供应商如是说。 

  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。1月18日,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透露,迫于欠款一事的巨大舆论压力,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,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,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,所谓结款“也只是结全部拖欠款项10%-15%的钱,更多的钱还在压着。银隆那面有要求,不方便多说。”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发现,自2017年7月份以来,银隆的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。随着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易主,公司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也陆续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。然而,公司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并没有获得所有利益方的认可,其中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,指责他们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,根本“不懂汽车行业”。

  事实上,身兼格力电器董事长、总裁职位的董明珠,同时又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,加之格力电器此前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关联交易协议,使得三者不可避免纠缠在了一起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在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,但在电动客车行业中却行不通:电动客车上游锂电供应商寡头垄断,下游公交公司极端强势,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,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。

  银隆要求供应商封口

  承诺支付10%-15%货款

  近日,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透露,迫于欠款一事舆论压力过大,近日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,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。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多家供应商都表示,在2016年3月份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,银隆基本不存在货款拖欠;而2016年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,银隆开始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。

  尽管如此,在董明珠“制造业女皇”光环的感召下,供应商们对于银隆仍然是信任有加甚至加大供货力度。然而随着积压欠款的不断增加,银隆拖欠巨额款项事件最终爆发。

 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,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,已影响工厂正常生产。公司在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无果的情况下,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。

  据束磊介绍,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储能车合同纠纷。2016年11月份,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,购买11辆的储能柜及半挂车,合同金额为3007.43万元。

  “11辆储能车属于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充电设备,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临时充电,此前双方曾有过类似交易。”束磊称,在2016年珠海思齐将储能车交付珠海银隆后,珠海银隆又将储能车转售于北京公交。此后珠海银隆提出上述11辆储能车不符合业内专家提出的关于消防灭火、远程监控、绝缘隔热等技术要求,继而拒付合同款。

  在珠海思齐方面看来,如若加装银隆方要求的功能,经过行业评估每辆储能车至少要加价数十万元;最重要的是在买卖合同订立之初银隆方面并没有提出相应要求,所以珠海思齐方面自然不会加装。截至目前,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份完成交付后,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.13万元,剩余的1775.21万元至今未付。

  原董事长辞任高层大换血

  新管理层被批“不懂行业”

  据了解,自2017年7月份以来,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,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公司业务。

  据知情人士介绍,董明珠入股后开始逐步规范公司治理,管理模式也在向先进制造业的方向转变。然而,管理团队的大幅调整却似乎未获得所有利益相关方的认可,其中有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。

  据了解,珠海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,其中4位具有格力就职履历,分别负责采购、财务、品质、生产技术等业务。有供应商就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现在银隆就是在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,以空调的质量检验标准要求客车供应商。

  该供应商称,在珠海银隆与供应商签订的质量保证协议中,银隆方面要求供货的合格供方先预交10万元-5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,同时在检验和售后环节要求也近乎苛刻。“总之钱交到银隆手里,直到交货以后它都会有各种理由扣取质量保证金。干供应商这么多年,包括目前合作的其他客车企业在内都没有预先交付质量保证金的。”

  “说到底他们不懂电动客车行业”上述供应商表示,不同于空调行业,客车行业客户需求很多时候都不尽相同。银隆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,乱开罚单的做法,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克扣款项,同时也是不懂行业的表现。

 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也证实了这一点。他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,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--300万元。”

  严苛的质量要求加上大量的压款不放,让银隆在供应商中口碑渐失。“给车厂做配套时间长了,其实是会讲感情的,但银隆这么搞,大家的脸面已经撕破了。”上述供应商如是说。

今日热点
 
行业聚焦